關於部落格
蟬鳴、鳥語,
自筆尖唱出一曲美麗歌謠。
  • 46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1翼玻璃

#01翼玻璃
我 · 雅卉公主又獨自一人坐在窗邊呆視著飄落的雪花,
我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如水晶般晶瑩的雪花上映了一臉憂愁。
此時,雪中有一個奔馳的人影,「咦?」我站起了身,
「我出去看看,待會兒回來!」我不理會侍女的阻止,猛然衝出。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我心想。
兩人撞個正著,那人被我嚇到了,但是我不等他反應,破口而出:
「你是神翼國的王子吧?」「是的,我正是。請問公主找我有事嗎?」
「咦?您怎麼知道我是公主?」那王子沒有作聲。
「沒關係,您不須回答,我只是想要請教您一些問題。」「請說。」
「聽說神翼國是通往天界的中繼點,想必該國的一國王子能深熟天界之人的特性。
我,......一直被宮中的人懷疑是天界人......,求求您,王子,告訴我,我不是天界人,對吧?」
就在這個時候,忽有羽翼四起包圍,
原本在思考著我所提出的問題的王子,投給我一個微笑,把成對的翼玻璃鑲嵌在我的項環上,
說:「時機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它會幫助妳的。」
他輕觸那翼玻璃,然後急急衝出正要包圍我們的羽翼,
我趕緊問:「你要去哪?」「逃婚。」
羽翼這時纏上我身,「呀──」我呻吟著,
幸好侍女及時趕到,解下我身上的羽翼,害我被羽翼纏住的神翼國魔法師們也趕到了,
「他們是來捉那『逃婚』的王子嗎」我心想。
那些魔法師見我不慎中了他們的魔法,就鞠躬,向我道歉:
「十分抱歉,下官不知公主您也在魔法陣中,下官這就給您賠罪去。」
侍女們引領他們進入殿堂,父王和母后做在皇座上,我就站在他們的身旁。
看著嚴竣的父王,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陣感傷,
自幼父王就未曾疼愛過我,在他遞給我的眼神中,盡是厭惡與猜忌。
......他不曾相信過我,不曾相信我對他的愛,
我是如此地渴望著他的愛,渴望著,幸福,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心滿意足。
父王宏亮的聲音響遍整個殿堂:
「神翼國的魔法師們你們好,歡迎你們大駕光臨敝國雪晶國,這是小女,雅卉公主。」
我行了個禮,「歡迎各位神翼國的魔法師來訪,我是雪晶國公主,雅卉。」
「下官冒昧來訪令國還請原諒,下官方才正在追回本國王子,克毅斯,
下官見公主當時正與本國王子交談,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父王和母后都向我投了一個懷疑的眼光,我並沒有愣住,這早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回稟父王,小女方才只是和他『不期而遇』,且後詢問他在做什麼?」
一位魔法師說道:「冒昧請問他的回答。」「神翼國王子以『逃婚』為答。」
忽然一陣死寂。
我打斷了死寂:「冒昧請問神翼國王子所逃的婚約。」魔法師們皆不作聲。
父王終於開口:「女兒啊,不是父王不告訴妳,而是怕妳不能接受事實,
他,神翼國王子克毅斯,正是妳的未婚夫。」
這次我是真的被嚇到了,不由得跌坐椅上。
一名魔法師恰巧看見我項環上鑲著的翼玻璃,眼中閃過異樣的眼光。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