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蟬鳴、鳥語,
自筆尖唱出一曲美麗歌謠。
  • 468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浣文堂-第一章 起稿

 
 
        隨著黑暗的降臨,心裡有一頭魔蠢蠢欲動著。撐起沉重的身子,我拉開窗子,讓雨姑娘的足跡踏遍我臉上、沁涼卻刺痛的。原本保有的清明在霎那間卻突然被吞噬了。像是人偶似的,我步步履回案桌前頭,輕輕、緩緩地坐下,蜷起怕冷的身子,眼角獨自默默滑下一串淚。
 
        今晚的黝黑夜空掩住月的峰芒,瞬間我失去月之女神的眷寵跌入了黑暗的深淵。
 


***


        如果我知道的話,那麼我大概會對睜開眼後的美景而感到驚奇罷!

        但是,矇矓之間,一個人影在我的面前喚著我。

        「來吧
……來吧……

        我下意識地顫起睫毛,爾後,緩緩、緩緩地,睜開了雙眸。



        ***


        起身是透著熹微晨光的灌木叢內。光點從葉與葉、枝頭與枝頭的縫隙透了進來。眨了眨眼睛,我瞥見一個穿著異國服飾的清秀男子。

        他的穿著似層層疊疊的唐衣,又似映了雲彩的薄紗。他的眸子也像是這樣,爍著迷幻的清光。

        寒氣侵袖,我發現自己身上現在的穿著也很類似,真是好看
……嚇!我什麼時候換衣服了?

        「你你你
……非禮呀!」我顫著喉音,胡亂比著眼前的男子。

        男子眨了眨眼,莞爾一笑
……他這一笑還真是美麗呀!恐怕就連維納斯的媚然一笑都無法相比吧……不對!這不是重點吧!不管這個男子長得多麼的好看(咳!),我也要死守三貞九烈呀~(哪來三貞九烈?)

        「呵!新來的訪客。妳的反應可真是有趣吶!」男子溫秀的臉龐頑皮地眨著映入晨光的眸子。

        我雜亂的心情被他輕暖溫涼的清麗聲音流過,原本的混亂一夕間掃了空。

        「放心,」他開始撥弄身旁的小苗兒,展露微笑道:「我沒對妳做什麼。倒是,妳既然來了,
我也該好好照料妳,才不愧於我翠亭主人的稱號是嗎?」

        小苗兒似是被風拂過,晃了晃葉梢,一如剛睡醒般地伸著懶腰。

        我突然道:「黑暗。」

        他皺了皺秀眉,臉色稍稍沉了下來。

        「月神照耀不到的山如禽如獸。」我機械似地一字字吐出。

        他面露不忍,眸中綠水像是激起了漣漪。

        「夢罷了。別哭,孩子。別哭」他的聲音清晰明亮,盈著滿溢而出的暖意、像是飄著淡淡的桂花香。

        我這才驚覺頰上濕潤的淚珠,滴滴從黑暗中落入青綠色的晨曦,閃爍著珍珠白而逝。

        「謝謝你。珣。」沒來由地,我知道他的名字。

        夢罷了。
聲音淡然迴響。黑暗與沉重刺痛的淚不過是一場黑色的迷幻,似夢非夢。是夢,只是夢。現在則重回翡翠晨曦的籠罩。

        不再哭。我了悟的笑了。


 
 

       見著我的笑容,男子的身形在迷矇間消失。我也只當他是不知何時離開的了。一切,都是這麼的自然又美麗,如我所愛。 

 

        我低身爬出溫暖的灌木叢,欣賞起刻畫在眼前的、翠亭的美景。

 

        熟稔的景象一如我所知的翠亭,而我也只知道自己的名字叫oranse。

 

        似乎……在黑色的夢中,我遺失了什麼?心是蕩然的空虛感。

 

        空白。對自己有生以來的記憶,一片空白。

 

        不過意外地,我一點都不驚慌。反而有種舒暢的自由感。

 

        什麼都不必做、什麼都不要想,純粹享受宜然的快樂罷!

 

        倏地,一隻白色的小鳥兒振翅撲來,一頭撞在我肩上。我伸出手,接起快要落地的白鳥兒。牠眨了眨漆黑明亮的大眼睛,直瞪著我啾啾地叫。

 

        閃著瑩光的黑眸子骨碌碌地轉著,但一開始的銳利已化為軟軟的善意。

 

        牠的羽毛真可謂皙若白雪,日光照耀下閃著點點的晶光。

 

        啾啾叫了兩聲,牠跳到我肩上,親暱地啄了啄我的臉頰。

 

        「很癢耶!」我開懷地笑,邊撫摸著牠柔順的雪羽。

 

        「就叫妳晶雪吧!像是水晶般玲瓏的雪色鳥兒。」

 

        「啾!」像是應和著,她雀躍地叫了一聲,賴在我肩上就是不肯走。

 

        「噗!可愛的晶雪。沒關係,妳隨我一起走吧!」我拉開旁邊的木雕門,進了湖濱旁的祠堂。想想,這裡是紀念珣已逝的故人所特別建起來的地方。不過珣已經把它的所有權交給我了。

 

        從正對面的小窗望出去,可以見到聳立在湖中礁岩上的青翠色亭子。亭樑上甚至有一聯詩,我依稀記得那是我刻上去的:

 

        「半畝方塘一鑑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   唯有源頭活水來   ——朱熹」

 

        轉身,我走向一只嵌了金紋圖騰的側門。

 

        輕輕揭開門扉,我逗弄了一下不停啾啾叫的晶雪,而她也回啄了我一下。

 

        呵,真可愛。

 

        門後有一平台,傍著那浸蝕著沉沉翠綠色的碧茵湖之細流,淺淺、深深碧青的涓涓流水無聲地悄悄流動著。

 

        像是被什麼的晶瑩所吸引住,我愣在那兒動也不能動。

 

        直到晶雪用力地啄了我的頸項讓我吃痛地撫摸後,我才得以動彈。

 

        鮫人的淚為什麼可以化為珍珠?我想,我瞥見了珣和他已逝的故人、生前所發生的事。

 

        但是察覺只在一瞬,當我想把故事打撈起時,文字早就無聲地流走了。

 

        這該如何是好呢?我煩惱了起來。

 

        忽然,肩上的重量一輕,晶雪擊翅飛向水旁的楊柳樹。

 

        「晶雪?」我低聲喚她,但她只是在我身旁繞了一圈,又飛向楊柳樹,且不停啾啾啾的叫。

 

        我於是走向低垂的楊柳,伸出手來,晶雪這時倒乖順地停在我手上了。

 

        驀地,眼角的餘光瞥見長長的柳條兒。

 

        我的心裡有了主意。

 

        ***

 

        日以繼夜,晶雪陪著我在祠堂內編織著網子,捕文網,用湖濱旁的柳條兒。

 

        好幾次敵不過睡魔時,我會不自覺的回想起那場黑色的夢,便又打起精神來。晶雪也未曾歇著,雖然我好幾次勸她休息一下,她還是不聽勸地一再幫我銜一條條的柳條兒來。

 

        幾近夏天時,捕文網終於完成了。晶雪很乾脆的就倒在我肩上,睡了。

 

        但我不敢睡,夢魘的恐懼壓過了一切。

 

        溫柔地,我把晶雪擱在鋪了靚紫色桌巾的小茶几上,自己走入側門後的平台上。

 

        但睡意過甚,我只來得及撒下捕文網便昏睡了過去,一頭栽入平台旁的淺淺細流。

 

        一切的一切,都是從惹禍開始的.......倒臥在細流中一浮一沉的我在最後的清明中暗想,這次,似乎是春精靈陽應的故事了……

 

《浣文堂》
下一篇:浣文堂-第(1)
   

相關文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