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蟬鳴、鳥語,
自筆尖唱出一曲美麗歌謠。
  • 46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晶之夢 序曲之人界篇

我 · 雅卉公主又獨自一人坐在窗邊呆視著飄落的雪花, 我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如水晶般晶瑩的雪花上映了一臉憂愁。 此時,雪中有一個奔馳的人影,「咦?」我站起了身, 「我出去看看,待會兒回來!」我不理會侍女的阻止,猛然衝出。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我心想。 兩人撞個正著,那人被我嚇到了,但是我不等他反應,破口而出: 「你是神翼國的王子吧?」「是的,我正是。請問公主找我有事嗎?」 「咦?您怎麼知道我是公主?」那王子沒有作聲。 「沒關係,您不須回答,我只是想要請教您一些問題。」「請說。」 「聽說神翼國是通往天界的中繼點,想必該國的一國王子能深熟天界之人的特性。 我,......一直被宮中的人懷疑是天界人......,求求您,王子,告訴我,我不是天界人,對吧?」 就在這個時候,忽有羽翼四起包圍, 原本在思考著我所提出的問題的王子,投給我一個微笑,把成對的翼玻璃鑲嵌在我的項環上, 說:「時機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它會幫助妳的。」 他輕觸那翼玻璃,然後急急衝出正要包圍我們的羽翼, 我趕緊問:「你要去哪?」「逃婚。」 羽翼這時纏上我身,「呀──」我呻吟著, 幸好侍女及時趕到,解下我身上的羽翼,害我被羽翼纏住的神翼國魔法師們也趕到了, 「他們是來捉那『逃婚』的王子嗎」我心想。 那些魔法師見我不慎中了他們的魔法,就鞠躬,向我道歉: 「十分抱歉,下官不知公主您也在魔法陣中,下官這就給您賠罪去。」 侍女們引領他們進入殿堂,父王和母后做在皇座上,我就站在他們的身旁。 看著嚴竣的父王,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陣感傷, 自幼父王就未曾疼愛過我,在他遞給我的眼神中,盡是厭惡與猜忌。 ......他不曾相信過我,不曾相信我對他的愛, 我是如此地渴望著他的愛,渴望著,幸福,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心滿意足。 父王宏亮的聲音響遍整個殿堂: 「神翼國的魔法師們你們好,歡迎你們大駕光臨敝國雪晶國,這是小女,雅卉公主。」 我行了個禮,「歡迎各位神翼國的魔法師來訪,我是雪晶國公主,雅卉。」 「下官冒昧來訪令國還請原諒,下官方才正在追回本國王子,克毅斯, 下官見公主當時正與本國王子交談,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父王和母后都向我投了一個懷疑的眼光,我並沒有愣住,這早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回稟父王,小女方才只是和他『不期而遇』,且後詢問他在做什麼?」 一位魔法師說道:「冒昧請問他的回答。」「神翼國王子以『逃婚』為答。」 忽然一陣死寂。 我打斷了死寂:「冒昧請問神翼國王子所逃的婚約。」魔法師們皆不作聲。 父王終於開口:「女兒啊,不是父王不告訴妳,而是怕妳不能接受事實, 他,神翼國王子克毅斯,正是妳的未婚夫。」 這次我是真的被嚇到了,不由得跌坐椅上。 一名魔法師恰巧看見我項環上鑲著的翼玻璃,眼中閃過異樣的眼光。
與克毅斯王子相遇,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魔法師們也早就回去了。 「叩!叩!」 「請進。」我說。 一位父王的侍女走了進來,請我進大殿見父王。 「怎麼這麼慢!」父王似乎等得不耐煩,也對,現在是清晨,方才我仍在妝點、換衣呢! 「對不起,父王,是女兒太慢了,下次會改進的。」父王的怒氣顯然地在慢慢消失。 父王對我說︰「神翼國剛才通報,他們已經找到克毅斯王子了,下個禮拜要舉行盛大的訂婚宴, 妳可要好好準備,別在宴會上失儀。」 「是的,父王。」雖說如此,但我心裡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隔天,我心血來潮,令侍女帶我出國境,到玲紗國遊玩, 當然,沒有經過父王的同意,偶爾犯一下規有什麼關係。 玲紗國真是漂亮呢,不像雪晶國長年冰雪,而是長年冰霜呢! 走著路,滑著霜…… 哇!真是壯觀的城堡!由於長年冰霜,屋頂上及窗台旁滿是晶瑩剔透的霜, 映了七彩的陽光,感覺在閃爍。 這時,侍女幫我加了件衣服… ...啊,玲紗國的鈴莎公主走了出來,咦?還有一個人…… 克…克毅斯王子?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們看見了我,我從容地行了個禮,說︰ 「你們好,我是雪晶國的雅卉公主。克毅斯王子,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我有見過你嗎?」克毅斯一臉疑惑的說。 沒想到他如此健忘,竟把我這個未婚妻給忘了,我感覺又生氣又難過。 此時,鈴莎公主湊上克毅斯的耳朵,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克毅斯王子趕緊說︰ 「抱歉,失禮了,『未婚妻』!」。 真是莫名奇妙!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我忍著一股幾乎要冒出來的火氣,說不出話。 鈴莎公主見我不作聲,以為我默許了。她拉著克毅斯的手,說︰ 「克毅斯,雅卉公主比想像中還要端莊美麗,難得你們都來到我玲紗國, 走,我帶你們倆去雙紗湖。」 鈴莎公主親切地邀請我們。
到了雙紗湖邊,她對克毅斯說:「你應該和雅卉公主,你的未婚妻,多點相處的時間,去划船吧!」 於是我和克毅斯王子上了船,他為我划槳,船上只有我們兩人,船慢慢的前進著。 「你曾經見過我,對吧?」克毅斯問。 我點了點頭。 「忘了吧,當時的『我』不會再回來了。」克毅斯緩緩言道。 真是令人捉摸不清!從第一次見到他,他把翼玻璃給予我,直到現在,他還是如此神祕。 「抱歉,我真的忘不了你,因為當時的你,是第一個讓我內心溫暖的人, 我忘不了當時你的微笑。」我說。 「妳…很孤獨吧?」 「嗯…」不知怎麼的,我的眼淚竟落了下來, 他伸出手,給了我一個更大的溫暖,一個擁抱, 我真遜,在他懷中落下淚來……。 (湖邊…)鈴莎公主看著雅卉,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妒意……
這是不可忤逆的婚約,但也不是完全心不甘、情不願, 不知道克毅斯王子是怎麼想的。 怎麼說,這就是所謂的政治聯姻, 也大概是父王認為我的最後「價值」。 克毅斯,其實我也嚮往飛向天空, 翼玻璃…真是漂亮…。在這世上,我大概沒有追求真愛的資格吧! (在大殿裡……)「父王,我已經為後天的訂婚宴準備好了。」 「嗯,很好,懂事的孩子!」 「謝謝父王的誇獎!」 難得聽到父王的誇獎,我真的是很高興, 而母后,天生就不會說話(是啞巴),但和父王可是鶼鰈情深呢! 真令人羨慕!我已經有婚約在身,是追求不到這種感情的。
這天,我偷偷溜到宮外,想找褓母談心, 沒想到卻無意間聽到褓母和鈴莎公主的談話。 「鈴莎公主,求求你,不要為難我了,就算雅卉公主是撿來的, 但這政治聯姻是為兩國之邦交好呀! 求求妳不要大肆宣傳,別為難我們了!」 我心想︰「什麼?我……」隨即昏倒在地! 倒下的聲音嚇到了鈴莎公主和褓母, 「雅卉公主,快醒醒!」 褓母的聲音傳不進我的耳朵,我已失去知覺。 (在後房裡……)「雅卉,可憐的孩子,別難過,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褓母心疼地說, 這時,我逐漸恢復知覺,眼睛也慢慢睜開,看見褓母, 「褓母,那件事是真的嗎?我不是父王和母后的孩子?」說完,我落下了淚, 而褓母低下頭,什麼也沒說。 其實褓母是低下頭哭泣的,她不想讓我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她要我堅強,要我不再哭泣。 但是,我確切地明白,我,不是公主。 我深受打擊,勉強站起身,衝出房間,皇宮不是我該待的地方, 我要去找克毅斯,告訴他一切的事實,我沒有資格嫁給他。 但其實我心裡所期待的,是他的溫暖……。 我的腳力第一次這麼好,我到達了神翼國,找到克毅斯, 克毅斯一臉冷漠, 我的心涼了一大半。 咦?鈴莎公主也在那裡,她常來找他嗎?他們是青梅竹馬嗎? 鈴莎公主看到我,冷冷地說︰「妳來啦,冒牌公主!」 克毅斯仍是一臉冷漠,我這樣被羞辱,他竟仍不為所動。 我失落的逃離了神翼國, 我現在所在之處,是不知名的沙漠, 我好似一位逃亡公主,不,是一位逃亡女孩,身陷在狂沙暴風中……。 當我醒來時, 已不在原來的那個地方。 「克…克毅斯?」 克毅斯的出現,令我大吃一驚, 四周仍是沙漠……。
「克毅斯……」我這個愛哭鬼,竟然又哭了…。 克毅斯靜靜的看著我,我能從他的眼睛看到溫暖。 「雅卉,妳一直都是一位端莊的公主,一位真正的公主, 妳要等待飛上天空的機會,一切都會自由的,妳願意嫁給我嗎?」 一陣臉紅心跳……「我願意。」 太陽初昇,日出在沙漠邊緣呈現。 一句諾言,等待實現。 我又昏睡了, 當我醒來時,已身在雪晶國王宮中, 侍女說,我是被克毅斯王子送回來的。 想起那句諾言,我的心跳得好快, 這就是戀愛嗎?上帝呀!請給我一雙愛的翅膀,讓我飛往愛的國度。 我從不知戀愛的感覺是如此幸福,心是第一次像這樣被填得滿滿的。 今天是訂婚宴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 侍女們正為我妝扮,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告訴自己,鎮定心神,要前去訂婚宴了! 我突然想起鈴莎公主那句傷人的話---「妳來啦,冒牌公主!」 不要,不要再回想了!不要再回想了! 克毅斯冷漠的神情在腦海中浮現, 豆大的淚珠沒有落下, 我強忍住哭泣,我要堅強,為了那句諾言,我要更堅強才行! 在訂婚宴上,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今天的訂婚宴是一切的開端,諾言的開始。 悠揚的音樂迎接我入場,有很多嘉賓呢! 幾乎各國的國王及王后都來了,這我早料到了,誰叫我們雪晶國和神翼國是數一數二的強國呢! 我握住迎面而來的克毅斯王子的手,和他一同向來賓們行禮, 行禮之際,我看到了鈴莎公主!看到她讓我深感不安,她怎麼也來了? 但我仍十分冷靜,沒有把心裡的不安表現出來。 晚宴會開始了,來賓們正在大廳享用著美食, 而我和克毅斯進了美麗的殿堂,父王、母后和神翼國國王、王后也都在, 我們一同坐下,愉悅的聊著。 這時傳來一陣高亢的音樂,是舞會開始的信號, 克毅斯王子輕輕抬起我的手,說︰「我可以請妳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嗎?」 「好的。」我行了個禮, 父王和母后看到了都很開心。在舞池中,我和克毅斯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和他近距離的跳著舞,我看不出他那冰冷的眼睛中在傳達些什麼。 忽然,我發現我身後的鈴莎公主伸出腳來, 糟糕!我要跌倒了! 就在這時候,克毅斯一手拉住了我,把我擁進他懷中----他吻了我! 來賓一陣驚聲歡呼! 而我,卻是不知所措...... 我的眼睛無意地望向鈴莎公主,我看得出,她正妒火中燒……。 我回頭看了看克毅斯,他的眼神仍舊那麼神祕,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父王和母后把我和克毅斯安排再同一臥房。 我看著克毅斯沉著的眼神,問到:「你為什麼要吻我?」 他轉過頭來,沒有回答。 我見他不答,也沒再追問。 我們各自上床睡了,要不是這裡有長沙發,我們可能就得同睡一張床了。 不過,他主動把床讓給了我,自己睡在長沙發上又一言不發, 令人捉模不清…,阿…睏了…。
(隔天)所有的嘉賓都坐在一張「超級大」的桌旁, 一邊享用早膳,一邊發表對此婚宴的看法。 輪到玲紗國了……,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玲紗國君發言完了,鈴莎公主突然起身!!! 她的起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她的眼神望進我眼裡:「冒昧打斷各位用餐, 小女鈴莎有事要秉報神翼國,實因是考慮到神翼國的未來,  還請雪晶國原諒,據我所知, 雪晶國公主並不是真正的公主,她是撿來的孤兒!!!」 群眾嘩然……!!! 「開什麼玩笑!雅卉她是王后所生!你要這麼說,請拿出證據!」父王生氣的說。 鈴莎公主輕輕的說: 「雪晶國的褓母,不必迴避我了, 請出來吧!告訴他們真相!」 「褓母!」我不由的嚇出生來。 褓母從柱子後走了出來。 「褓母,告訴他們事實吧!」 鈴莎公主對著遲遲不敢開口的褓母說。 「國王,王后,公主,以及在位的嘉賓, 卑職抱歉打擾各位用餐,鈴莎公主沒有說謊, 是卑職撒的謊: 那天,王后生了個孩子,卑職便看看那嬰兒的氣色, 不料那嬰孩已死。 卑職為隱瞞事實,把那天上午在街上撿到的孩子冒充公主。 國王,王后,是卑職的錯,抱歉隱瞞了這麼久, 卑職該死,卑職該死呀!」 眾人立刻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我…」我頓時臉色大變,跌坐在地。 父王無法接受事實: 「妳說什麼,竟瞞著我這麼久,別開玩笑了!」 王后一臉惶恐,哭了出來。 我該怎麼辦!? 我想離開這裡—“我想離開這裡!” 咦…忽然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其他人似乎在找誰? 難道,他們看不見我!? 有一個人微笑的走近我……好可愛又唯美的侍女! 她看得見我!? 「雅卉,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哇……?」 ----待續----"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我 · 雅卉公主又獨自一人坐在窗邊呆視著飄落的雪花, 我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如水晶般晶瑩的雪花上映了一臉憂愁。 此時,雪中有一個奔馳的人影,「咦?」我站起了身, 「我出去看看,待會兒回來!」我不理會侍女的阻止,猛然衝出。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我心想。 兩人撞個正著,那人被我嚇到了,但是我不等他反應,破口而出: 「你是神翼國的王子吧?」「是的,我正是。請問公主找我有事嗎?」 「咦?您怎麼知道我是公主?」那王子沒有作聲。 「沒關係,您不須回答,我只是想要請教您一些問題。」「請說。」 「聽說神翼國是通往天界的中繼點,想必該國的一國王子能深熟天界之人的特性。 我,......一直被宮中的人懷疑是天界人......,求求您,王子,告訴我,我不是天界人,對吧?」 就在這個時候,忽有羽翼四起包圍, 原本在思考著我所提出的問題的王子,投給我一個微笑,把成對的翼玻璃鑲嵌在我的項環上, 說:「時機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它會幫助妳的。」 他輕觸那翼玻璃,然後急急衝出正要包圍我們的羽翼, 我趕緊問:「你要去哪?」「逃婚。」 羽翼這時纏上我身,「呀──」我呻吟著, 幸好侍女及時趕到,解下我身上的羽翼,害我被羽翼纏住的神翼國魔法師們也趕到了, 「他們是來捉那『逃婚』的王子嗎」我心想。 那些魔法師見我不慎中了他們的魔法,就鞠躬,向我道歉: 「十分抱歉,下官不知公主您也在魔法陣中,下官這就給您賠罪去。」 侍女們引領他們進入殿堂,父王和母后做在皇座上,我就站在他們的身旁。 看著嚴竣的父王,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陣感傷, 自幼父王就未曾疼愛過我,在他遞給我的眼神中,盡是厭惡與猜忌。 ......他不曾相信過我,不曾相信我對他的愛, 我是如此地渴望著他的愛,渴望著,幸福,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心滿意足。 父王宏亮的聲音響遍整個殿堂: 「神翼國的魔法師們你們好,歡迎你們大駕光臨敝國雪晶國,這是小女,雅卉公主。」 我行了個禮,「歡迎各位神翼國的魔法師來訪,我是雪晶國公主,雅卉。」 「下官冒昧來訪令國還請原諒,下官方才正在追回本國王子,克毅斯, 下官見公主當時正與本國王子交談,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父王和母后都向我投了一個懷疑的眼光,我並沒有愣住,這早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回稟父王,小女方才只是和他『不期而遇』,且後詢問他在做什麼?」 一位魔法師說道:「冒昧請問他的回答。」「神翼國王子以『逃婚』為答。」 忽然一陣死寂。 我打斷了死寂:「冒昧請問神翼國王子所逃的婚約。」魔法師們皆不作聲。 父王終於開口:「女兒啊,不是父王不告訴妳,而是怕妳不能接受事實, 他,神翼國王子克毅斯,正是妳的未婚夫。」 這次我是真的被嚇到了,不由得跌坐椅上。 一名魔法師恰巧看見我項環上鑲著的翼玻璃,眼中閃過異樣的眼光。
與克毅斯王子相遇,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魔法師們也早就回去了。 「叩!叩!」 「請進。」我說。 一位父王的侍女走了進來,請我進大殿見父王。 「怎麼這麼慢!」父王似乎等得不耐煩,也對,現在是清晨,方才我仍在妝點、換衣呢! 「對不起,父王,是女兒太慢了,下次會改進的。」父王的怒氣顯然地在慢慢消失。 父王對我說︰「神翼國剛才通報,他們已經找到克毅斯王子了,下個禮拜要舉行盛大的訂婚宴, 妳可要好好準備,別在宴會上失儀。」 「是的,父王。」雖說如此,但我心裡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隔天,我心血來潮,令侍女帶我出國境,到玲紗國遊玩, 當然,沒有經過父王的同意,偶爾犯一下規有什麼關係。 玲紗國真是漂亮呢,不像雪晶國長年冰雪,而是長年冰霜呢! 走著路,滑著霜…… 哇!真是壯觀的城堡!由於長年冰霜,屋頂上及窗台旁滿是晶瑩剔透的霜, 映了七彩的陽光,感覺在閃爍。 這時,侍女幫我加了件衣服… ...啊,玲紗國的鈴莎公主走了出來,咦?還有一個人…… 克…克毅斯王子?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們看見了我,我從容地行了個禮,說︰ 「你們好,我是雪晶國的雅卉公主。克毅斯王子,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我有見過你嗎?」克毅斯一臉疑惑的說。 沒想到他如此健忘,竟把我這個未婚妻給忘了,我感覺又生氣又難過。 此時,鈴莎公主湊上克毅斯的耳朵,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克毅斯王子趕緊說︰ 「抱歉,失禮了,『未婚妻』!」。 真是莫名奇妙!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我忍著一股幾乎要冒出來的火氣,說不出話。 鈴莎公主見我不作聲,以為我默許了。她拉著克毅斯的手,說︰ 「克毅斯,雅卉公主比想像中還要端莊美麗,難得你們都來到我玲紗國, 走,我帶你們倆去雙紗湖。」 鈴莎公主親切地邀請我們。
到了雙紗湖邊,她對克毅斯說:「你應該和雅卉公主,你的未婚妻,多點相處的時間,去划船吧!」 於是我和克毅斯王子上了船,他為我划槳,船上只有我們兩人,船慢慢的前進著。 「你曾經見過我,對吧?」克毅斯問。 我點了點頭。 「忘了吧,當時的『我』不會再回來了。」克毅斯緩緩言道。 真是令人捉摸不清!從第一次見到他,他把翼玻璃給予我,直到現在,他還是如此神祕。 「抱歉,我真的忘不了你,因為當時的你,是第一個讓我內心溫暖的人, 我忘不了當時你的微笑。」我說。 「妳…很孤獨吧?」 「嗯…」不知怎麼的,我的眼淚竟落了下來, 他伸出手,給了我一個更大的溫暖,一個擁抱, 我真遜,在他懷中落下淚來……。 (湖邊…)鈴莎公主看著雅卉,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妒意……
這是不可忤逆的婚約,但也不是完全心不甘、情不願, 不知道克毅斯王子是怎麼想的。 怎麼說,這就是所謂的政治聯姻, 也大概是父王認為我的最後「價值」。 克毅斯,其實我也嚮往飛向天空, 翼玻璃…真是漂亮…。在這世上,我大概沒有追求真愛的資格吧! (在大殿裡……)「父王,我已經為後天的訂婚宴準備好了。」 「嗯,很好,懂事的孩子!」 「謝謝父王的誇獎!」 難得聽到父王的誇獎,我真的是很高興, 而母后,天生就不會說話(是啞巴),但和父王可是鶼鰈情深呢! 真令人羨慕!我已經有婚約在身,是追求不到這種感情的。
這天,我偷偷溜到宮外,想找褓母談心, 沒想到卻無意間聽到褓母和鈴莎公主的談話。 「鈴莎公主,求求你,不要為難我了,就算雅卉公主是撿來的, 但這政治聯姻是為兩國之邦交好呀! 求求妳不要大肆宣傳,別為難我們了!」 我心想︰「什麼?我……」隨即昏倒在地! 倒下的聲音嚇到了鈴莎公主和褓母, 「雅卉公主,快醒醒!」 褓母的聲音傳不進我的耳朵,我已失去知覺。 (在後房裡……)「雅卉,可憐的孩子,別難過,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褓母心疼地說, 這時,我逐漸恢復知覺,眼睛也慢慢睜開,看見褓母, 「褓母,那件事是真的嗎?我不是父王和母后的孩子?」說完,我落下了淚, 而褓母低下頭,什麼也沒說。 其實褓母是低下頭哭泣的,她不想讓我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她要我堅強,要我不再哭泣。 但是,我確切地明白,我,不是公主。 我深受打擊,勉強站起身,衝出房間,皇宮不是我該待的地方, 我要去找克毅斯,告訴他一切的事實,我沒有資格嫁給他。 但其實我心裡所期待的,是他的溫暖……。 我的腳力第一次這麼好,我到達了神翼國,找到克毅斯, 克毅斯一臉冷漠, 我的心涼了一大半。 咦?鈴莎公主也在那裡,她常來找他嗎?他們是青梅竹馬嗎? 鈴莎公主看到我,冷冷地說︰「妳來啦,冒牌公主!」 克毅斯仍是一臉冷漠,我這樣被羞辱,他竟仍不為所動。 我失落的逃離了神翼國, 我現在所在之處,是不知名的沙漠, 我好似一位逃亡公主,不,是一位逃亡女孩,身陷在狂沙暴風中……。 當我醒來時, 已不在原來的那個地方。 「克…克毅斯?」 克毅斯的出現,令我大吃一驚, 四周仍是沙漠……。
「克毅斯……」我這個愛哭鬼,竟然又哭了…。 克毅斯靜靜的看著我,我能從他的眼睛看到溫暖。 「雅卉,妳一直都是一位端莊的公主,一位真正的公主, 妳要等待飛上天空的機會,一切都會自由的,妳願意嫁給我嗎?」 一陣臉紅心跳……「我願意。」 太陽初昇,日出在沙漠邊緣呈現。 一句諾言,等待實現。 我又昏睡了, 當我醒來時,已身在雪晶國王宮中, 侍女說,我是被克毅斯王子送回來的。 想起那句諾言,我的心跳得好快, 這就是戀愛嗎?上帝呀!請給我一雙愛的翅膀,讓我飛往愛的國度。 我從不知戀愛的感覺是如此幸福,心是第一次像這樣被填得滿滿的。 今天是訂婚宴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 侍女們正為我妝扮,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告訴自己,鎮定心神,要前去訂婚宴了! 我突然想起鈴莎公主那句傷人的話---「妳來啦,冒牌公主!」 不要,不要再回想了!不要再回想了! 克毅斯冷漠的神情在腦海中浮現, 豆大的淚珠沒有落下, 我強忍住哭泣,我要堅強,為了那句諾言,我要更堅強才行! 在訂婚宴上,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今天的訂婚宴是一切的開端,諾言的開始。 悠揚的音樂迎接我入場,有很多嘉賓呢! 幾乎各國的國王及王后都來了,這我早料到了,誰叫我們雪晶國和神翼國是數一數二的強國呢! 我握住迎面而來的克毅斯王子的手,和他一同向來賓們行禮, 行禮之際,我看到了鈴莎公主!看到她讓我深感不安,她怎麼也來了? 但我仍十分冷靜,沒有把心裡的不安表現出來。 晚宴會開始了,來賓們正在大廳享用著美食, 而我和克毅斯進了美麗的殿堂,父王、母后和神翼國國王、王后也都在, 我們一同坐下,愉悅的聊著。 這時傳來一陣高亢的音樂,是舞會開始的信號, 克毅斯王子輕輕抬起我的手,說︰「我可以請妳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嗎?」 「好的。」我行了個禮, 父王和母后看到了都很開心。在舞池中,我和克毅斯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和他近距離的跳著舞,我看不出他那冰冷的眼睛中在傳達些什麼。 忽然,我發現我身後的鈴莎公主伸出腳來, 糟糕!我要跌倒了! 就在這時候,克毅斯一手拉住了我,把我擁進他懷中----他吻了我! 來賓一陣驚聲歡呼! 而我,卻是不知所措...... 我的眼睛無意地望向鈴莎公主,我看得出,她正妒火中燒……。 我回頭看了看克毅斯,他的眼神仍舊那麼神祕,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父王和母后把我和克毅斯安排再同一臥房。 我看著克毅斯沉著的眼神,問到:「你為什麼要吻我?」 他轉過頭來,沒有回答。 我見他不答,也沒再追問。 我們各自上床睡了,要不是這裡有長沙發,我們可能就得同睡一張床了。 不過,他主動把床讓給了我,自己睡在長沙發上又一言不發, 令人捉模不清…,阿…睏了…。
(隔天)所有的嘉賓都坐在一張「超級大」的桌旁, 一邊享用早膳,一邊發表對此婚宴的看法。 輪到玲紗國了……,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玲紗國君發言完了,鈴莎公主突然起身!!! 她的起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她的眼神望進我眼裡:「冒昧打斷各位用餐, 小女鈴莎有事要秉報神翼國,實因是考慮到神翼國的未來,  還請雪晶國原諒,據我所知, 雪晶國公主並不是真正的公主,她是撿來的孤兒!!!」 群眾嘩然……!!! 「開什麼玩笑!雅卉她是王后所生!你要這麼說,請拿出證據!」父王生氣的說。 鈴莎公主輕輕的說: 「雪晶國的褓母,不必迴避我了, 請出來吧!告訴他們真相!」 「褓母!」我不由的嚇出生來。 褓母從柱子後走了出來。 「褓母,告訴他們事實吧!」 鈴莎公主對著遲遲不敢開口的褓母說。 「國王,王后,公主,以及在位的嘉賓, 卑職抱歉打擾各位用餐,鈴莎公主沒有說謊, 是卑職撒的謊: 那天,王后生了個孩子,卑職便看看那嬰兒的氣色, 不料那嬰孩已死。 卑職為隱瞞事實,把那天上午在街上撿到的孩子冒充公主。 國王,王后,是卑職的錯,抱歉隱瞞了這麼久, 卑職該死,卑職該死呀!」 眾人立刻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我…」我頓時臉色大變,跌坐在地。 父王無法接受事實: 「妳說什麼,竟瞞著我這麼久,別開玩笑了!」 王后一臉惶恐,哭了出來。 我該怎麼辦!? 我想離開這裡—“我想離開這裡!” 咦…忽然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其他人似乎在找誰? 難道,他們看不見我!? 有一個人微笑的走近我……好可愛又唯美的侍女! 她看得見我!? 「雅卉,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哇……?」 ----待續----"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