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蟬鳴、鳥語,
自筆尖唱出一曲美麗歌謠。
  • 465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翠亭神謠-春精靈 第一章 禍端一切的一切,都是從惹禍開始的....... 陽應是春姑娘悉心呵護長大的孩子,須知春姑娘早已把全副氣力與靈氣悉數傳給這孩子,哪知陽應成年時竟化成個陽剛且火氣十足的...
繼續閱讀

浣文堂-第一章 起稿

<p><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月神照耀不到的山如禽如獸。</span><font face="Times New Roman">&nbsp;</font><font face="Times New Roman">&nbsp;</font>&nbsp;</p><p><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br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滴</span><font face="Times New Roman">&hellip;.</font><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答</span><font face="Times New Roman">&hellip;&hellip;</font><span style="font-family: 新細明體">」紫色簾幕外,深邃的山景自明亮的翠綠沾上嬌嗔的串串淚珠,緩緩染入深沉的紅。</span></p>
繼續閱讀

絕望的愛

<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妳應在遙遠的彼方,是否聽到我的思念、我生命最後一刻狂熱的愛呢?</span>
繼續閱讀

黑色芙蓉

<p><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span>一朵早已從內部,被毒黑侵蝕腐化的、黑色芙蓉,這刻,如初獲甘霖......</span></span></span></p>
繼續閱讀

奏者的樂章

<span style="font-family: Comic Sans MS"><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span style="color: #800080"><span><span style="background-color: #ffffff">就這樣小男孩安然入睡<br />喘息著的灰燼中&nbsp;&nbsp;&nbsp; 火焰 一個 兩個<br />﹡﹡﹡</span></span></span></span></span></span>
繼續閱讀

#06 仙界

<p class="MsoNormal" style="MARGIN: 0cm 0cm 0pt; TEXT-ALIGN: center" align="center"><span style="FONT-SIZE: 24pt; FONT-FAMILY: 標楷體"><span lang="EN-US">
<p><font size="3">#06&nbsp; 仙界<br /></font><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有位唯美的侍女手拿玲瓏杖走了過來,<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發現我穿著仙界服,</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手持幻杖。<span lang="EN-US">&nbsp;<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哇<span lang="EN-US">……!</span>」我驚嘆著,<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雅卉,</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想不想隨我回仙界<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你是仙界的幻仙女。」<span lang="EN-US">&nbsp;<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仙界呀<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轉頭看了看正在找我的克毅斯,</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淚水盈框,<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真的無法繼續處於這人世間了,<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也許改變是新的開始<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好,我要去仙界。」<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很好,我是瑩芯,巧仙子。</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負責侍奉您的。」<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瑩芯揮舞了一下她手中的玲瓏杖,</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轉眼間我們就到了仙界,<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們來到瑤殿,</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向曦王請安,<span lang="EN-US">&nbsp;<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幻仙女,巧仙子,</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在仙界好好休息吧<span lang="EN-US">!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你們會有一段時間閒逸,</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在那之後,</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你們會接到第一份通令。」<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是<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和瑩芯齊聲回答。<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們被帶到幻宮,</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是專屬於我的宮殿<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窗台<span lang="EN-US">…</span>和雪晶國的樣式一模一樣,<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這讓我回想起當初在雪晶國的窗邊,</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望見克毅斯<span lang="EN-US">…</span>疑<span lang="EN-US">?<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有一個奔馳的人影<span lang="EN-US">!?&nbsp;<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疑<span lang="EN-US">?</span>雅卉,你想去哪<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不理會瑩芯,</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逕自跑向那個奔馳的人影<span lang="EN-US">…!!<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阿<span lang="EN-US">…???&nbsp;<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真的是克毅斯<span lang="EN-US">!?&nbsp;<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雅卉<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你怎麼會在這兒<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才要問你哩,</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克毅斯你怎麼會在這兒<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們不約而同的笑了。<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幻仙女,怎麼了嗎<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瑩芯,沒什麼啦<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只是遇見朋友而已。」<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阿<span lang="EN-US">!</span>這不是偵仙人嗎<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真』仙人<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偵仙人就是負責偵查的仙人<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喔<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雅卉,好久不見,</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你猜不到我就是偵仙人,</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就如同我猜不到你是幻仙女,<span lang="EN-US">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所以你也不必太過於在意<span lang="EN-US">!</span>」<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克毅斯,</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來我的宮殿休息一下吧<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們十分歡迎<span lang="EN-US">!」<br /></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看見克毅斯,</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的憂愁一掃而空,<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那一天,</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是我人生最美好的一天,<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和克毅斯談著笑著,</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使我的心情為之舒暢,<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那才是真正的、袒露無遺的......我。<br /></font></span><font size="2"><font face="新細明體"><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1pt; FONT-FAMILY: 標楷體">(</span><span style="FONT-SIZE: 11pt; FONT-FAMILY: 標楷體">隔了一個禮拜後<span lang="EN-US">)&nbsp;<br /></span></span></span></font></font><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幻仙女,第一份通令來了<span lang="EN-US">!</span>」</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瑩芯大聲的喊著。<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通令上寫著</font><span lang="EN-US"><font size="3">:&nbsp;<br /></font></span></span><font size="3"><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quot;Bradley Hand ITC&quot;; mso-fareast-font-family: 標楷體">*</span></i></b><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標楷體; mso-asci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 mso-hans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通令</span></i></b></font><font size="3"><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quot;Bradley Hand ITC&quot;; mso-fareast-font-family: 標楷體">A:&nbsp;<br /></span></i></b><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標楷體; mso-asci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 mso-hans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請施以幻術於下圖偽冒王子,</span></i></b></font><font size="3"><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quot;Bradley Hand ITC&quot;; mso-fareast-font-family: 標楷體">&nbsp;<br /></span></i></b><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標楷體; mso-asci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 mso-hans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並將真正的王子填回其原存在之位,</span></i></b></font><font size="3"><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quot;Bradley Hand ITC&quot;; mso-fareast-font-family: 標楷體">&nbsp;<br /></span></i></b><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標楷體; mso-asci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 mso-hansi-font-family: 'Bradley Hand ITC'">請施以下幻術</span></i></b></font><b style="mso-bidi-font-weight: normal"><i style="mso-bidi-font-style: normal"><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6pt; FONT-FAMILY: &quot;Bradley Hand ITC&quot;; mso-fareast-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font>&nbsp;<br /></span></i></b><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我並沒有將通令全部看完,<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因為我愣住了,<br /></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圖中的王子,</font></span><span style="FONT-SIZE: 20pt; FONT-FAMILY: 標楷體"><font size="3">不正是克毅斯嗎<span lang="EN-US">? </span></font></span></p>
</span></span></p>
繼續閱讀

眼睛裡的湖水

<p><img alt=""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float: left;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1.4em 0.7em 0px; width: 170px; height: 16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blog/148b54a53ca359.jpg" /><br /><font face="標楷體" color="#800080" size="3"><strong>眼睛裡的湖水</strong></font>&nbsp;&nbsp;&nbsp;&nbsp; 自敘<br />國小六年級時的創作</p><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神祕的夜,那孤寂的眼淚成詩,無限憂傷地蔓延。夜的詩人為心中所有感慨和無奈譜曲。就在我眼睛裡的湖水之中,一點一滴的湖水結冰。<br /><br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華麗的月之舞身影背後,月亮把悲傷的心照亮。就在我眼睛裡的湖水之中,映出了孤單的月影。<br /><br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時之舟上治癒孤心,遮住雙眼看不見流浪地圖的軌跡。就在我眼睛裡的湖水之中,深知回天乏術的休止符漸漸浮現。<br /><br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永遠不停的雨水聲中,傳來了冬季的顫音。就在我眼睛裡的湖水之中,那搖曳的漣漪不是自然美景,而是內心的顫抖。<br /><br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在我眼睛裡的湖水之中,落下了一滴眼淚。算了,別再把所有哀愁,積在眼眶裡了。</p>
繼續閱讀

雪晶之夢 序曲之人界篇

P.S.這是雪晶之夢#01~#05的匯集。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我 · 雅卉公主又獨自一人坐在窗邊呆視著飄落的雪花,
我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如水晶般晶瑩的雪花上映了一臉憂愁。
此時,雪中有一個奔馳的人影,「咦?」我站起了身,
「我出去看看,待會兒回來!」我不理會侍女的阻止,猛然衝出。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我心想。
兩人撞個正著,那人被我嚇到了,但是我不等他反應,破口而出:
「你是神翼國的王子吧?」「是的,我正是。請問公主找我有事嗎?」
「咦?您怎麼知道我是公主?」那王子沒有作聲。
「沒關係,您不須回答,我只是想要請教您一些問題。」「請說。」
「聽說神翼國是通往天界的中繼點,想必該國的一國王子能深熟天界之人的特性。
我,......一直被宮中的人懷疑是天界人......,求求您,王子,告訴我,我不是天界人,對吧?」
就在這個時候,忽有羽翼四起包圍,
原本在思考著我所提出的問題的王子,投給我一個微笑,把成對的翼玻璃鑲嵌在我的項環上,
說:「時機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它會幫助妳的。」
他輕觸那翼玻璃,然後急急衝出正要包圍我們的羽翼,
我趕緊問:「你要去哪?」「逃婚。」
羽翼這時纏上我身,「呀──」我呻吟著,
幸好侍女及時趕到,解下我身上的羽翼,害我被羽翼纏住的神翼國魔法師們也趕到了,
「他們是來捉那『逃婚』的王子嗎」我心想。
那些魔法師見我不慎中了他們的魔法,就鞠躬,向我道歉:
「十分抱歉,下官不知公主您也在魔法陣中,下官這就給您賠罪去。」
侍女們引領他們進入殿堂,父王和母后做在皇座上,我就站在他們的身旁。
看著嚴竣的父王,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陣感傷,
自幼父王就未曾疼愛過我,在他遞給我的眼神中,盡是厭惡與猜忌。
......他不曾相信過我,不曾相信我對他的愛,
我是如此地渴望著他的愛,渴望著,幸福,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心滿意足。
父王宏亮的聲音響遍整個殿堂:
「神翼國的魔法師們你們好,歡迎你們大駕光臨敝國雪晶國,這是小女,雅卉公主。」
我行了個禮,「歡迎各位神翼國的魔法師來訪,我是雪晶國公主,雅卉。」
「下官冒昧來訪令國還請原諒,下官方才正在追回本國王子,克毅斯,
下官見公主當時正與本國王子交談,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父王和母后都向我投了一個懷疑的眼光,我並沒有愣住,這早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回稟父王,小女方才只是和他『不期而遇』,且後詢問他在做什麼?」
一位魔法師說道:「冒昧請問他的回答。」「神翼國王子以『逃婚』為答。」
忽然一陣死寂。
我打斷了死寂:「冒昧請問神翼國王子所逃的婚約。」魔法師們皆不作聲。
父王終於開口:「女兒啊,不是父王不告訴妳,而是怕妳不能接受事實,
他,神翼國王子克毅斯,正是妳的未婚夫。」
這次我是真的被嚇到了,不由得跌坐椅上。
一名魔法師恰巧看見我項環上鑲著的翼玻璃,眼中閃過異樣的眼光。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與克毅斯王子相遇,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魔法師們也早就回去了。

「叩!叩!」

「請進。」我說。

一位父王的侍女走了進來,請我進大殿見父王。

「怎麼這麼慢!」父王似乎等得不耐煩,也對,現在是清晨,方才我仍在妝點、換衣呢!

「對不起,父王,是女兒太慢了,下次會改進的。」父王的怒氣顯然地在慢慢消失。

父王對我說︰「神翼國剛才通報,他們已經找到克毅斯王子了,下個禮拜要舉行盛大的訂婚宴,

妳可要好好準備,別在宴會上失儀。」

「是的,父王。」雖說如此,但我心裡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隔天,我心血來潮,令侍女帶我出國境,到玲紗國遊玩,

當然,沒有經過父王的同意,偶爾犯一下規有什麼關係。

玲紗國真是漂亮呢,不像雪晶國長年冰雪,而是長年冰霜呢!

走著路,滑著霜……

哇!真是壯觀的城堡!由於長年冰霜,屋頂上及窗台旁滿是晶瑩剔透的霜,

映了七彩的陽光,感覺在閃爍。

這時,侍女幫我加了件衣服…

...啊,玲紗國的鈴莎公主走了出來,咦?還有一個人……

克…克毅斯王子?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們看見了我,我從容地行了個禮,說︰

「你們好,我是雪晶國的雅卉公主。克毅斯王子,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我有見過你嗎?」克毅斯一臉疑惑的說。

沒想到他如此健忘,竟把我這個未婚妻給忘了,我感覺又生氣又難過。

此時,鈴莎公主湊上克毅斯的耳朵,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克毅斯王子趕緊說︰

「抱歉,失禮了,『未婚妻』!」。

真是莫名奇妙!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我忍著一股幾乎要冒出來的火氣,說不出話。

鈴莎公主見我不作聲,以為我默許了。她拉著克毅斯的手,說︰

「克毅斯,雅卉公主比想像中還要端莊美麗,難得你們都來到我玲紗國,

走,我帶你們倆去雙紗湖。」

鈴莎公主親切地邀請我們。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到了雙紗湖邊,她對克毅斯說:「你應該和雅卉公主,你的未婚妻,多點相處的時間,去划船吧!」

於是我和克毅斯王子上了船,他為我划槳,船上只有我們兩人,船慢慢的前進著。

「你曾經見過我,對吧?」克毅斯問。

我點了點頭。

「忘了吧,當時的『我』不會再回來了。」克毅斯緩緩言道。

真是令人捉摸不清!從第一次見到他,他把翼玻璃給予我,直到現在,他還是如此神祕。

「抱歉,我真的忘不了你,因為當時的你,是第一個讓我內心溫暖的人,

我忘不了當時你的微笑。」我說。

「妳…很孤獨吧?」

「嗯…」不知怎麼的,我的眼淚竟落了下來,

他伸出手,給了我一個更大的溫暖,一個擁抱,

我真遜,在他懷中落下淚來……。

(湖邊…)鈴莎公主看著雅卉,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妒意……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這是不可忤逆的婚約,但也不是完全心不甘、情不願,

不知道克毅斯王子是怎麼想的。

怎麼說,這就是所謂的政治聯姻,

也大概是父王認為我的最後「價值」。

克毅斯,其實我也嚮往飛向天空,

翼玻璃…真是漂亮…。在這世上,我大概沒有追求真愛的資格吧!

(在大殿裡……)「父王,我已經為後天的訂婚宴準備好了。」

「嗯,很好,懂事的孩子!」

「謝謝父王的誇獎!」

難得聽到父王的誇獎,我真的是很高興,

而母后,天生就不會說話(是啞巴),但和父王可是鶼鰈情深呢!

真令人羨慕!我已經有婚約在身,是追求不到這種感情的。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這天,我偷偷溜到宮外,想找褓母談心,

沒想到卻無意間聽到褓母和鈴莎公主的談話。

「鈴莎公主,求求你,不要為難我了,就算雅卉公主是撿來的,

但這政治聯姻是為兩國之邦交好呀!

求求妳不要大肆宣傳,別為難我們了!」

我心想︰「什麼?我……」隨即昏倒在地!

倒下的聲音嚇到了鈴莎公主和褓母,

「雅卉公主,快醒醒!」

褓母的聲音傳不進我的耳朵,我已失去知覺。

(在後房裡……)「雅卉,可憐的孩子,別難過,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褓母心疼地說,

這時,我逐漸恢復知覺,眼睛也慢慢睜開,看見褓母,

「褓母,那件事是真的嗎?我不是父王和母后的孩子?」說完,我落下了淚,

而褓母低下頭,什麼也沒說。

其實褓母是低下頭哭泣的,她不想讓我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她要我堅強,要我不再哭泣。

但是,我確切地明白,我,不是公主。

我深受打擊,勉強站起身,衝出房間,皇宮不是我該待的地方,

我要去找克毅斯,告訴他一切的事實,我沒有資格嫁給他。

但其實我心裡所期待的,是他的溫暖……。

我的腳力第一次這麼好,我到達了神翼國,找到克毅斯,

克毅斯一臉冷漠,

我的心涼了一大半。

咦?鈴莎公主也在那裡,她常來找他嗎?他們是青梅竹馬嗎?

鈴莎公主看到我,冷冷地說︰「妳來啦,冒牌公主!」

克毅斯仍是一臉冷漠,我這樣被羞辱,他竟仍不為所動。

我失落的逃離了神翼國,

我現在所在之處,是不知名的沙漠,

我好似一位逃亡公主,不,是一位逃亡女孩,身陷在狂沙暴風中……。

當我醒來時,

已不在原來的那個地方。

「克…克毅斯?」

克毅斯的出現,令我大吃一驚,

四周仍是沙漠……。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克毅斯……」我這個愛哭鬼,竟然又哭了…。

克毅斯靜靜的看著我,我能從他的眼睛看到溫暖。

「雅卉,妳一直都是一位端莊的公主,一位真正的公主,

妳要等待飛上天空的機會,一切都會自由的,妳願意嫁給我嗎?」

一陣臉紅心跳……「我願意。」

太陽初昇,日出在沙漠邊緣呈現。

一句諾言,等待實現。

我又昏睡了,

當我醒來時,已身在雪晶國王宮中,

侍女說,我是被克毅斯王子送回來的。

想起那句諾言,我的心跳得好快,

這就是戀愛嗎?上帝呀!請給我一雙愛的翅膀,讓我飛往愛的國度。

我從不知戀愛的感覺是如此幸福,心是第一次像這樣被填得滿滿的。

今天是訂婚宴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

侍女們正為我妝扮,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告訴自己,鎮定心神,要前去訂婚宴了!

我突然想起鈴莎公主那句傷人的話---「妳來啦,冒牌公主!」

不要,不要再回想了!不要再回想了!

克毅斯冷漠的神情在腦海中浮現,

豆大的淚珠沒有落下,

我強忍住哭泣,我要堅強,為了那句諾言,我要更堅強才行!

在訂婚宴上,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今天的訂婚宴是一切的開端,諾言的開始。

悠揚的音樂迎接我入場,有很多嘉賓呢!

幾乎各國的國王及王后都來了,這我早料到了,誰叫我們雪晶國和神翼國是數一數二的強國呢!

我握住迎面而來的克毅斯王子的手,和他一同向來賓們行禮,

行禮之際,我看到了鈴莎公主!看到她讓我深感不安,她怎麼也來了?

但我仍十分冷靜,沒有把心裡的不安表現出來。

晚宴會開始了,來賓們正在大廳享用著美食,

而我和克毅斯進了美麗的殿堂,父王、母后和神翼國國王、王后也都在,

我們一同坐下,愉悅的聊著。

這時傳來一陣高亢的音樂,是舞會開始的信號,

克毅斯王子輕輕抬起我的手,說︰「我可以請妳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嗎?」

「好的。」我行了個禮,

父王和母后看到了都很開心。在舞池中,我和克毅斯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和他近距離的跳著舞,我看不出他那冰冷的眼睛中在傳達些什麼。

忽然,我發現我身後的鈴莎公主伸出腳來,

糟糕!我要跌倒了!

就在這時候,克毅斯一手拉住了我,把我擁進他懷中----他吻了我!

來賓一陣驚聲歡呼!

而我,卻是不知所措......

我的眼睛無意地望向鈴莎公主,我看得出,她正妒火中燒……。

我回頭看了看克毅斯,他的眼神仍舊那麼神祕,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父王和母后把我和克毅斯安排再同一臥房。

我看著克毅斯沉著的眼神,問到:「你為什麼要吻我?」

他轉過頭來,沒有回答。

我見他不答,也沒再追問。

我們各自上床睡了,要不是這裡有長沙發,我們可能就得同睡一張床了。

不過,他主動把床讓給了我,自己睡在長沙發上又一言不發,

令人捉模不清…,阿…睏了…。

<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src="http://pics23.blog.yam.com/12/userfile/o/oranse/diary/148b4e4c4764d5.gif" alt="" style="border-width: 0; margin: 0.7em 0;" /></div>

(隔天)所有的嘉賓都坐在一張「超級大」的桌旁,

一邊享用早膳,一邊發表對此婚宴的看法。

輪到玲紗國了……,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玲紗國君發言完了,鈴莎公主突然起身!!!

她的起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她的眼神望進我眼裡:「冒昧打斷各位用餐,

小女鈴莎有事要秉報神翼國,實因是考慮到神翼國的未來, 

還請雪晶國原諒,據我所知,

雪晶國公主並不是真正的公主,她是撿來的孤兒!!!」

群眾嘩然……!!!

「開什麼玩笑!雅卉她是王后所生!你要這麼說,請拿出證據!」父王生氣的說。

鈴莎公主輕輕的說: 「雪晶國的褓母,不必迴避我了,

請出來吧!告訴他們真相!」

「褓母!」我不由的嚇出生來。

褓母從柱子後走了出來。

「褓母,告訴他們事實吧!」

鈴莎公主對著遲遲不敢開口的褓母說。

「國王,王后,公主,以及在位的嘉賓,

卑職抱歉打擾各位用餐,鈴莎公主沒有說謊,

是卑職撒的謊:

那天,王后生了個孩子,卑職便看看那嬰兒的氣色,

不料那嬰孩已死。

卑職為隱瞞事實,把那天上午在街上撿到的孩子冒充公主。

國王,王后,是卑職的錯,抱歉隱瞞了這麼久,

卑職該死,卑職該死呀!」

眾人立刻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我…」我頓時臉色大變,跌坐在地。

父王無法接受事實:

「妳說什麼,竟瞞著我這麼久,別開玩笑了!」

王后一臉惶恐,哭了出來。

我該怎麼辦!?

我想離開這裡—“我想離開這裡!”

咦…忽然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其他人似乎在找誰?

難道,他們看不見我!?

有一個人微笑的走近我……好可愛又唯美的侍女!

她看得見我!?

「雅卉,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哇……?」

----待續----
繼續閱讀
我 · 雅卉公主又獨自一人坐在窗邊呆視著飄落的雪花, 我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如水晶般晶瑩的雪花上映了一臉憂愁。 此時,雪中有一個奔馳的人影,「咦?」我站起了身, 「我出去看看,待會兒回來!」我不理會侍女的阻止,猛然衝出。 「如果我沒記錯,他是......」我心想。 兩人撞個正著,那人被我嚇到了,但是我不等他反應,破口而出: 「你是神翼國的王子吧?」「是的,我正是。請問公主找我有事嗎?」 「咦?您怎麼知道我是公主?」那王子沒有作聲。 「沒關係,您不須回答,我只是想要請教您一些問題。」「請說。」 「聽說神翼國是通往天界的中繼點,想必該國的一國王子能深熟天界之人的特性。 我,......一直被宮中的人懷疑是天界人......,求求您,王子,告訴我,我不是天界人,對吧?」 就在這個時候,忽有羽翼四起包圍, 原本在思考著我所提出的問題的王子,投給我一個微笑,把成對的翼玻璃鑲嵌在我的項環上, 說:「時機到了答案自然會揭曉,它會幫助妳的。」 他輕觸那翼玻璃,然後急急衝出正要包圍我們的羽翼, 我趕緊問:「你要去哪?」「逃婚。」 羽翼這時纏上我身,「呀──」我呻吟著, 幸好侍女及時趕到,解下我身上的羽翼,害我被羽翼纏住的神翼國魔法師們也趕到了, 「他們是來捉那『逃婚』的王子嗎」我心想。 那些魔法師見我不慎中了他們的魔法,就鞠躬,向我道歉: 「十分抱歉,下官不知公主您也在魔法陣中,下官這就給您賠罪去。」 侍女們引領他們進入殿堂,父王和母后做在皇座上,我就站在他們的身旁。 看著嚴竣的父王,我心中不禁泛起一陣陣感傷, 自幼父王就未曾疼愛過我,在他遞給我的眼神中,盡是厭惡與猜忌。 ......他不曾相信過我,不曾相信我對他的愛, 我是如此地渴望著他的愛,渴望著,幸福,就算只有一點點,我也心滿意足。 父王宏亮的聲音響遍整個殿堂: 「神翼國的魔法師們你們好,歡迎你們大駕光臨敝國雪晶國,這是小女,雅卉公主。」 我行了個禮,「歡迎各位神翼國的魔法師來訪,我是雪晶國公主,雅卉。」 「下官冒昧來訪令國還請原諒,下官方才正在追回本國王子,克毅斯, 下官見公主當時正與本國王子交談,不知是怎麼一回事?」 父王和母后都向我投了一個懷疑的眼光,我並沒有愣住,這早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回稟父王,小女方才只是和他『不期而遇』,且後詢問他在做什麼?」 一位魔法師說道:「冒昧請問他的回答。」「神翼國王子以『逃婚』為答。」 忽然一陣死寂。 我打斷了死寂:「冒昧請問神翼國王子所逃的婚約。」魔法師們皆不作聲。 父王終於開口:「女兒啊,不是父王不告訴妳,而是怕妳不能接受事實, 他,神翼國王子克毅斯,正是妳的未婚夫。」 這次我是真的被嚇到了,不由得跌坐椅上。 一名魔法師恰巧看見我項環上鑲著的翼玻璃,眼中閃過異樣的眼光。
與克毅斯王子相遇,已是一個月前的事了。魔法師們也早就回去了。 「叩!叩!」 「請進。」我說。 一位父王的侍女走了進來,請我進大殿見父王。 「怎麼這麼慢!」父王似乎等得不耐煩,也對,現在是清晨,方才我仍在妝點、換衣呢! 「對不起,父王,是女兒太慢了,下次會改進的。」父王的怒氣顯然地在慢慢消失。 父王對我說︰「神翼國剛才通報,他們已經找到克毅斯王子了,下個禮拜要舉行盛大的訂婚宴, 妳可要好好準備,別在宴會上失儀。」 「是的,父王。」雖說如此,但我心裡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的。
隔天,我心血來潮,令侍女帶我出國境,到玲紗國遊玩, 當然,沒有經過父王的同意,偶爾犯一下規有什麼關係。 玲紗國真是漂亮呢,不像雪晶國長年冰雪,而是長年冰霜呢! 走著路,滑著霜…… 哇!真是壯觀的城堡!由於長年冰霜,屋頂上及窗台旁滿是晶瑩剔透的霜, 映了七彩的陽光,感覺在閃爍。 這時,侍女幫我加了件衣服… ...啊,玲紗國的鈴莎公主走了出來,咦?還有一個人…… 克…克毅斯王子?他為什麼會在這裡?他們看見了我,我從容地行了個禮,說︰ 「你們好,我是雪晶國的雅卉公主。克毅斯王子,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我有見過你嗎?」克毅斯一臉疑惑的說。 沒想到他如此健忘,竟把我這個未婚妻給忘了,我感覺又生氣又難過。 此時,鈴莎公主湊上克毅斯的耳朵,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後,克毅斯王子趕緊說︰ 「抱歉,失禮了,『未婚妻』!」。 真是莫名奇妙!態度三百六十度大轉變,我忍著一股幾乎要冒出來的火氣,說不出話。 鈴莎公主見我不作聲,以為我默許了。她拉著克毅斯的手,說︰ 「克毅斯,雅卉公主比想像中還要端莊美麗,難得你們都來到我玲紗國, 走,我帶你們倆去雙紗湖。」 鈴莎公主親切地邀請我們。
到了雙紗湖邊,她對克毅斯說:「你應該和雅卉公主,你的未婚妻,多點相處的時間,去划船吧!」 於是我和克毅斯王子上了船,他為我划槳,船上只有我們兩人,船慢慢的前進著。 「你曾經見過我,對吧?」克毅斯問。 我點了點頭。 「忘了吧,當時的『我』不會再回來了。」克毅斯緩緩言道。 真是令人捉摸不清!從第一次見到他,他把翼玻璃給予我,直到現在,他還是如此神祕。 「抱歉,我真的忘不了你,因為當時的你,是第一個讓我內心溫暖的人, 我忘不了當時你的微笑。」我說。 「妳…很孤獨吧?」 「嗯…」不知怎麼的,我的眼淚竟落了下來, 他伸出手,給了我一個更大的溫暖,一個擁抱, 我真遜,在他懷中落下淚來……。 (湖邊…)鈴莎公主看著雅卉,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妒意……
這是不可忤逆的婚約,但也不是完全心不甘、情不願, 不知道克毅斯王子是怎麼想的。 怎麼說,這就是所謂的政治聯姻, 也大概是父王認為我的最後「價值」。 克毅斯,其實我也嚮往飛向天空, 翼玻璃…真是漂亮…。在這世上,我大概沒有追求真愛的資格吧! (在大殿裡……)「父王,我已經為後天的訂婚宴準備好了。」 「嗯,很好,懂事的孩子!」 「謝謝父王的誇獎!」 難得聽到父王的誇獎,我真的是很高興, 而母后,天生就不會說話(是啞巴),但和父王可是鶼鰈情深呢! 真令人羨慕!我已經有婚約在身,是追求不到這種感情的。
這天,我偷偷溜到宮外,想找褓母談心, 沒想到卻無意間聽到褓母和鈴莎公主的談話。 「鈴莎公主,求求你,不要為難我了,就算雅卉公主是撿來的, 但這政治聯姻是為兩國之邦交好呀! 求求妳不要大肆宣傳,別為難我們了!」 我心想︰「什麼?我……」隨即昏倒在地! 倒下的聲音嚇到了鈴莎公主和褓母, 「雅卉公主,快醒醒!」 褓母的聲音傳不進我的耳朵,我已失去知覺。 (在後房裡……)「雅卉,可憐的孩子,別難過,這件事我也有責任。」褓母心疼地說, 這時,我逐漸恢復知覺,眼睛也慢慢睜開,看見褓母, 「褓母,那件事是真的嗎?我不是父王和母后的孩子?」說完,我落下了淚, 而褓母低下頭,什麼也沒說。 其實褓母是低下頭哭泣的,她不想讓我看到她軟弱的一面, 她要我堅強,要我不再哭泣。 但是,我確切地明白,我,不是公主。 我深受打擊,勉強站起身,衝出房間,皇宮不是我該待的地方, 我要去找克毅斯,告訴他一切的事實,我沒有資格嫁給他。 但其實我心裡所期待的,是他的溫暖……。 我的腳力第一次這麼好,我到達了神翼國,找到克毅斯, 克毅斯一臉冷漠, 我的心涼了一大半。 咦?鈴莎公主也在那裡,她常來找他嗎?他們是青梅竹馬嗎? 鈴莎公主看到我,冷冷地說︰「妳來啦,冒牌公主!」 克毅斯仍是一臉冷漠,我這樣被羞辱,他竟仍不為所動。 我失落的逃離了神翼國, 我現在所在之處,是不知名的沙漠, 我好似一位逃亡公主,不,是一位逃亡女孩,身陷在狂沙暴風中……。 當我醒來時, 已不在原來的那個地方。 「克…克毅斯?」 克毅斯的出現,令我大吃一驚, 四周仍是沙漠……。
「克毅斯……」我這個愛哭鬼,竟然又哭了…。 克毅斯靜靜的看著我,我能從他的眼睛看到溫暖。 「雅卉,妳一直都是一位端莊的公主,一位真正的公主, 妳要等待飛上天空的機會,一切都會自由的,妳願意嫁給我嗎?」 一陣臉紅心跳……「我願意。」 太陽初昇,日出在沙漠邊緣呈現。 一句諾言,等待實現。 我又昏睡了, 當我醒來時,已身在雪晶國王宮中, 侍女說,我是被克毅斯王子送回來的。 想起那句諾言,我的心跳得好快, 這就是戀愛嗎?上帝呀!請給我一雙愛的翅膀,讓我飛往愛的國度。 我從不知戀愛的感覺是如此幸福,心是第一次像這樣被填得滿滿的。 今天是訂婚宴的日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竟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 侍女們正為我妝扮,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告訴自己,鎮定心神,要前去訂婚宴了! 我突然想起鈴莎公主那句傷人的話---「妳來啦,冒牌公主!」 不要,不要再回想了!不要再回想了! 克毅斯冷漠的神情在腦海中浮現, 豆大的淚珠沒有落下, 我強忍住哭泣,我要堅強,為了那句諾言,我要更堅強才行! 在訂婚宴上,我一定要好好表現。 今天的訂婚宴是一切的開端,諾言的開始。 悠揚的音樂迎接我入場,有很多嘉賓呢! 幾乎各國的國王及王后都來了,這我早料到了,誰叫我們雪晶國和神翼國是數一數二的強國呢! 我握住迎面而來的克毅斯王子的手,和他一同向來賓們行禮, 行禮之際,我看到了鈴莎公主!看到她讓我深感不安,她怎麼也來了? 但我仍十分冷靜,沒有把心裡的不安表現出來。 晚宴會開始了,來賓們正在大廳享用著美食, 而我和克毅斯進了美麗的殿堂,父王、母后和神翼國國王、王后也都在, 我們一同坐下,愉悅的聊著。 這時傳來一陣高亢的音樂,是舞會開始的信號, 克毅斯王子輕輕抬起我的手,說︰「我可以請妳和我一起跳一支舞嗎?」 「好的。」我行了個禮, 父王和母后看到了都很開心。在舞池中,我和克毅斯成了眾所矚目的焦點, 我和他近距離的跳著舞,我看不出他那冰冷的眼睛中在傳達些什麼。 忽然,我發現我身後的鈴莎公主伸出腳來, 糟糕!我要跌倒了! 就在這時候,克毅斯一手拉住了我,把我擁進他懷中----他吻了我! 來賓一陣驚聲歡呼! 而我,卻是不知所措...... 我的眼睛無意地望向鈴莎公主,我看得出,她正妒火中燒……。 我回頭看了看克毅斯,他的眼神仍舊那麼神祕,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 父王和母后把我和克毅斯安排再同一臥房。 我看著克毅斯沉著的眼神,問到:「你為什麼要吻我?」 他轉過頭來,沒有回答。 我見他不答,也沒再追問。 我們各自上床睡了,要不是這裡有長沙發,我們可能就得同睡一張床了。 不過,他主動把床讓給了我,自己睡在長沙發上又一言不發, 令人捉模不清…,阿…睏了…。
(隔天)所有的嘉賓都坐在一張「超級大」的桌旁, 一邊享用早膳,一邊發表對此婚宴的看法。 輪到玲紗國了……,我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玲紗國君發言完了,鈴莎公主突然起身!!! 她的起身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她的眼神望進我眼裡:「冒昧打斷各位用餐, 小女鈴莎有事要秉報神翼國,實因是考慮到神翼國的未來,  還請雪晶國原諒,據我所知, 雪晶國公主並不是真正的公主,她是撿來的孤兒!!!」 群眾嘩然……!!! 「開什麼玩笑!雅卉她是王后所生!你要這麼說,請拿出證據!」父王生氣的說。 鈴莎公主輕輕的說: 「雪晶國的褓母,不必迴避我了, 請出來吧!告訴他們真相!」 「褓母!」我不由的嚇出生來。 褓母從柱子後走了出來。 「褓母,告訴他們事實吧!」 鈴莎公主對著遲遲不敢開口的褓母說。 「國王,王后,公主,以及在位的嘉賓, 卑職抱歉打擾各位用餐,鈴莎公主沒有說謊, 是卑職撒的謊: 那天,王后生了個孩子,卑職便看看那嬰兒的氣色, 不料那嬰孩已死。 卑職為隱瞞事實,把那天上午在街上撿到的孩子冒充公主。 國王,王后,是卑職的錯,抱歉隱瞞了這麼久, 卑職該死,卑職該死呀!」 眾人立刻把目光移到我身上, 「我…我…」我頓時臉色大變,跌坐在地。 父王無法接受事實: 「妳說什麼,竟瞞著我這麼久,別開玩笑了!」 王后一臉惶恐,哭了出來。 我該怎麼辦!? 我想離開這裡—“我想離開這裡!” 咦…忽然有種飄飄然的感覺…其他人似乎在找誰? 難道,他們看不見我!? 有一個人微笑的走近我……好可愛又唯美的侍女! 她看得見我!? 「雅卉,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哇……?」 ----待續----" meta-author="oranse"> 分享至facebook

Friendship In The Ocean 英文劇本

Friendship In The Ocean 英文劇本

國中一年級時的創作

Title: Friendship In The Ocean

旁白︰ Ann is a junior high school student and she comes from a rich family. One day, she invited her friends—Sophia, Mary, and Peggy to travel on a big ship.

(演員出場,在大船上)

Ann︰ Let’s go fishing, shall we? I love fishing very much.

Mary︰ Wow! It will be my first fishing.

Sophia︰Let’s go right away.

(幕後人員把大船移開,演員在大船後面的小船上出現。)

旁白︰ Then they went onto a small boat and rowed away.

Sophia rowed the boat and they talked happily.

Ann︰ I bet I will get the most fish.

Peggy︰ I won’t lose.

Mary︰ Peggy, you have never gone fishing before, right?

(全部大笑)

旁白︰ They talked for a long time. Sophia, rowing all the time while we were talking, was very tired.

Sophia︰ (very tired) May I take a rest? I’m tired out. Can I eat some snacks?

Mary︰ (大叫) Look! Oh, no! We’ve rowed too far away from our ship! Sophia, you are really good at rowing.

Sophia︰(拍拍胸脯)Of course. I get a lot of energy from the snacks.

Mary︰ (大叫) Where do you want to row to right now, Sophia ? I have to tell you that I can’t see where the ship is.

Ann︰ (恐慌) Where are we now? Oh,no!

Mary︰ Did anyone bring the cellphone?

(Peggy和Ann搖頭,Sophia搖手)

Mary︰(恐慌)Oh, my goodness! We’re in big trouble. We are lost in the ocean.

Peggy︰ (生氣) I don’t want to die. I’m so pretty and I want to have a happy life. It’s all you fault, Ann. If you didn’t invite us to go fishing with you, we wouldn’t be in such a trouble.

Sophia︰ (said with a mouth of snacks) Yes, it’s your fault. I’m thirsty and I don’t have any water to drink.

Ann︰ (無辜,不悅) How can you blame the accident on me?

Peggy︰ (eating Sophia’s snacks) I’m just telling the truth.

Sophia︰ (不悅)How can you eat my snacks, Peggy? They’re my favorite food. They’re very important to me. I don’t want to share with you.

Peggy︰(發飆) You are so stingy, Sophia. We are friends, aren’t we? I don’ like you any more.

Mary︰ Come on! It’s meaningless to quarrel about the snacks and the cause of our trouble now.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between friends are to share, respect, and tolerate each other. We shouldn’t blame the accident on Ann. It’s unfair to Ann. We all agreed that suggestion, didn’t we? We are on the same boat and we should help each other instead of quarrelling with each other.

Peggy ︰You are right. We should share everything including Sophia’s snacks, right?

Mary ︰No, you should respect Sophia’s decision. If she doesn’t want to share her snacks with you, you can’t force her.

Peggy︰I see.

Mary︰All we have to do now is find a way to save ourselves. I think it’s important to let other people know where we are.

Ann︰(excited) I got it! I have a firecracker, which can make a loud noise. I think it will work.

(大家以奇怪的眼神看著Ann)

旁白︰ So Ann started to light the firecracker. “Bang!!”went a loud noise. However, the other girls didn’t think it was a good idea at all.

Mary︰ (生氣) Do you think your firecracker can make a ship appear? Don’t be silly!

旁白︰All of a sudden, there came a ship, but the people on the ship didn’t see hem. They were very excited and nervous.

(大家都很緊張又害怕)

Ann︰ (顫抖)How can we be seen?

旁白︰ At that time, Peggy took out her mirror and combed her hair. Ann saw her mirror shining because of reflection of the sun. Then Ann got a good idea!

Ann︰(高興又著急) Quick! Everyone, take out your mirror and wave your mirror!

Mary︰(高興)Yes, what a great idea!

旁白︰ Mary, Sophia, Peggy and Ann raised their mirrors, which made a bright light, and the people on the ship saw them at last.

Fortunately, they were saved. Everybody was very happy.

(大家互相擁抱)

Lester︰Here is some food and water. You can take a rest on our ship.

大家︰Thank you Captain Lester.

Lester︰ You are welcome.

(大家互相分享食物,開心地聊天)

旁白︰After this adventure, Sophia realized that she should share more with friends. Peggy learned to respect other people. Mary learned that actions speak louder than words. And Ann got an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 and knew the value of friendship.

(全體演員出列,手牽手下台一鞠躬)
繼續閱讀

青蛙湖 暴笑劇本

青蛙湖 劇本

國小四年級時的創作

旁白:在很遠很遠的地方,有一個小國家。在王宮附近有一個美麗的湖泊,這個湖泊時常聚集許多天鵝。有一天,天才朦朦亮,王子菲力就來到了湖邊,望著湖面上兩隻美麗的天鵝。當王子想靠近天鵝時,那兩隻天鵝突然變成美麗的少女,一個個走到岸上。好色的王子一看到她們,便偷偷的抓住比較美麗的那一位姑娘的手,想把它拉到王宮去。

王子:啊!

旁白:沒想到,在王子碰到姑娘的那一瞬間,王子竟然變成了一隻青蛙,兩位姑娘看到了這一刻,不禁嚇一大跳。

公主:你是誰啊?為什麼要一聲不響的走近我,並抓住我的手呢?

侍女:對啊!你可要知道,惡魔羅伯特為了不讓別人搶走她,而在我們身上下了咒,所以我們只有在清晨的時候才能恢復人形。而且,只要不是真心愛著公主的人觸摸到我們,就會立刻變成青蛙。

王子:原來是這樣,不過,你們到底是誰?我要怎麼樣才能恢復人形?

公主:我是黃金國的公主歐莉妲,他是我的侍女,那惡魔一直想娶我,可是我寧死不從,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唉!

侍女:至於要怎麼幫你恢復人形,我們可是一竅不通,我看,你可能要當一輩子的青蛙了…

公主: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他會變成青蛙,還不是因為我們一時的不注意,讓他觸摸到我,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我想,我們還是幫她找到解藥吧!

王子:謝謝你!歐莉妲公主!

公主:不用客氣!

旁白:於是公主與侍女翻山越嶺,跋山涉水;翻過了重重高山,越過了無數條溪流。但是卻沒有找到解藥,正當他們感到絕望的時候…

侍女:公主!你看!那裡有一個人喔!我們要不要去問問看知不知道哪裡有解藥呢!

公主:好啊!

公主:請問,你知道哪裡有破除魔咒的解藥嗎?

仙女:我知道那個東西,它就在這兒!

旁白:公主眉開眼笑的從地上拿起一個裝滿藥水的瓶子。

公主:非常感激您的指點

仙女:哪裡!哪裡!不過,你要想清楚,這個藥不只能破除青蛙的魔咒,也可以破除你身上的魔咒。你要救他,還是要救你自己!?

旁白:公主聽了很驚訝。

公主:我來找這個解藥,本來就是為了解除他身上的魔咒,並沒有其他的意思。但是,你怎麼會知道有人在我身上下咒?而且還知道還有一個人的身上有青蛙的魔咒?

仙女:不瞞你說,我其實是天上的仙女,你為了幫菲力王子破除魔咒,排除萬難也要找到解藥的決心令我感動,所以我特地下凡幫助你,也祝福你擁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旁白:仙女的話一說完,就立刻消失無蹤。公主與侍女看到這一幕都感激地向仙女說謝謝。黃昏時刻夕陽殘照重疊的山影,映照在美麗的湖面上。此時,公主與侍女變成了天鵝,並回到了湖邊。公主輕輕的游向湖中央,沿途掀起了許多漣漪。菲力王子就在那兒等著我吧!公主心想著…

公主:啊!菲力王子!

侍女:公主!發生什麼事了?

公主:菲力王子…菲力王子他餓死了…嗚…

侍女: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公主:應該是因為菲力王子不會自己找食物吃吧!我為什麼之前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公主:對不起,菲力王子!我對不起你!

侍女:公主,別哭了!既然王子用不到解藥,妳就用它解除你身上的魔咒吧!

旁白:於是公主喝下解藥並返回黃金國,將這段淒美的回憶永遠埋藏在心底深處。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